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将走向何方

发布时间:2024-03-03 01:00:56 来源: sp20240303

  本周,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引发国际社会担忧——

  美日韩三国展开联合军演,规模之大为近年罕见。作为回应,朝鲜方面继上周试射一枚弹道导弹后,本周又展开水下核武器系统实验。

  韩方此前称,朝韩军事“缓冲区”已不复存在;而朝方不仅在本周废除了朝韩事务机构,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务委员长金正恩还表示,应在宪法中将韩国定义为“头号敌国”。

  朝韩之间敌意增加,对话渠道越来越窄,朝鲜半岛局势未来会否升级?哪些因素正在影响朝韩关系?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泠汐 策划:冯颖妍

  紧张局势持续升温

  “此后无论是在朝鲜的宪法、教科书还是日常语言文字的表述中,韩国都将被明确定义为‘敌对国家’。这是朝鲜对朝韩关系定位的一次重大转变。”

  今年伊始,朝鲜半岛延续了贯穿去年全年的紧张态势。

  1月15日至17日,美日韩三国在济州岛附近举行联合军演,包括美国“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母、韩国“世宗大王”宙斯盾驱逐舰、日本海上自卫队“金刚”级驱逐舰在内的9艘军舰参演,规模之大为近年罕见。

  据报道,美日韩联合军演旨在“对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展示实力”。三国高级官员还在首尔会面,讨论“与朝鲜日益恶化的对峙形势”。

  自去年以来,美日韩在朝鲜半岛的联合军事行动频次增加、规模扩大。去年7月,美日韩以“应对朝鲜核与导弹威胁”为由,在朝鲜半岛东部海域进行三方导弹防御演习;去年10月,三国首次在朝鲜半岛附近空域举行联合空中军事演习。去年12月底至今年1月4日,美韩开展为期7天的跨年联合演习,对朝“叫板”意味明显。

  对美日韩上述行动,朝鲜方面“强硬”回应。朝鲜国防省发言人发表谈话,谴责美日韩军演造成地区局势更加动荡,严重威胁朝鲜国家安全。此外,朝鲜人民军继1月6日进行“炮击模拟欺骗作战”后,7日进行海上实弹射击训练;14日,朝鲜导弹总局试射一枚中远程固体燃料弹道导弹;19日,朝鲜在东部水域进行了“海啸—5—23”水下核武器系统的重要实验。

  此外,朝鲜方面还发布了涉及对南事务的多条重磅消息:

  1月13日,朝鲜决定解散包括《6·15共同宣言》朝方实践委员会、祖国统一跨民族联合朝方本部、民族和解协会、檀君民族统一协会等多个机构。前一天,朝鲜举行的对敌部门干部动员大会指出,要整编对韩机构,与军事行动统一步伐,有远见地做好“迎接大事变”的准备。

  1月15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发布决定,废除包括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民族经济合作局以及金刚山国际旅游局在内的朝韩事务机构。

  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务委员长金正恩15日表示,应在宪法中将韩国定义为“头号敌国”和“永远的主敌”,并写入“应在发生战争时完全占领、平定、收复大韩民国”等内容。

  事实上,朝鲜对韩关系定位的转变早有迹象。去年12月30日,金正恩就曾表示“要重新确定对北南关系和统一政策的立场”。朝韩关系“再也不是同族关系”,而是完全敌对关系。

  “此后无论是在朝鲜的宪法、教科书还是日常语言文字的表述中,韩国都将被明确定义为‘敌对国家’。这是朝鲜对朝韩关系定位的一次重大转变。”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表示。

  朝韩关系为何不断恶化?

  “韩国对朝鲜的敌对性越来越强,令后者感受到更大的威胁感,这是朝鲜近期调整朝韩关系定位的主因。”

  朝韩对抗缘何加剧?詹德斌分析,韩国总统尹锡悦上台以来,主动推行反朝政策、拉近韩美军事同盟关系;朝鲜感受到来自韩方越来越深的敌意,对朝韩关系也进行了重新评估。

  詹德斌表示,尹锡悦政府的对朝政策口号是“以实力求和平”,这包括加强韩美军事合作,强调韩军反击能力,同时渲染朝鲜“核威胁”、对朝展现出愈发强硬的态度。

  去年12月28日,尹锡悦在对韩国陆军第五步兵师进行年终视察时表示,若遭遇“挑衅行为”,要“立即报复,然后再报告”。尹锡悦今年初在新年致辞中表示,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构建升级版的韩美延伸威慑,从源头上封锁朝鲜的核导威胁。

  “尹锡悦之所以极力渲染来自朝鲜的威胁,目的是说服韩国民众支持其对外政策。”詹德斌说,“只有存在‘紧迫的威胁’,美日韩加强军事合作才能‘顺理成章’地得到韩国民意的支持。对此,美日两国也乐见韩国对朝态度更强硬。”

  詹德斌进一步指出,韩国对朝鲜的敌对性越来越强,令后者感受到更大的威胁感,这是朝鲜近期调整朝韩关系定位的主因。他认为,从执行层面看,朝鲜针对韩美日军事行动的对等反制将更积极,而韩美日或以此为借口,开展新的军演等更多军事行动。半岛局势或因此进入一种螺旋上升式的恶性循环。

  随着朝韩关系不断恶化,避免双方产生直接冲突风险的“缓冲地带”也在逐步消失。

  去年11月,韩国在朝鲜发射一颗侦查卫星后宣布,中止朝韩《9·19军事协议》中限制韩方对朝侦察活动条款效力的议案。朝方随后亦宣布,朝鲜军队不再受该条约约束,立即恢复暂停的所有军事措施,若朝韩之间发生无法挽回的冲突,韩国将承担全部责任。

  今年1月8日,韩国联合参谋本部公报室室长李诚俊表示,朝鲜共违反韩朝2018年签订的《9·19韩朝军事协议》3600多次,并在西部海域连续三天实施炮击。由此,敌对行为禁区(缓冲区)将不再存在。

  “朝韩此前建立的军事、政治热线已基本被切断,目前仅在板门店存在‘联合国军司令部’与朝鲜军方的直通电话机,这一联络渠道对朝韩双方来说也并非‘直通热线’。”詹德斌说,“这意味着,朝韩缺乏能够迅速开展沟通、确认对方意图的可能性。”

  詹德斌表示,在朝韩双方敌意渐浓,又缺乏有效沟通渠道的背景下,双方在今年出现紧张局面的次数可能会较多,因误判产生冲突升级的风险有所增加。这可能对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稳定带来负面影响。

  朝媒日前报道称,尹锡悦政府2023年不断发起军事挑衅,2024年刚开始就继续作出挑衅抉择,接下来很可能以空前规模发起各种战争阴谋,因此今年是“朝韩最有可能发生冲突的一年”。

  未来半岛局势将走向何方?

  “从历史经验看,美国大选年往往就是半岛局势动荡年。在美国大选年、韩国地方选举年的复杂背景下,朝鲜又一次在尝试定义游戏规则。”

  2024年是“超级选举年”,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将在今年举行选举。分析指出,受此影响,朝鲜半岛等热点地区局势也变得愈发敏感。

  1月15日,美国2024年总统选举艾奥瓦州共和党初选启动,美国大选序幕就此拉开。在此次初选中,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以压倒性优势获胜。有报道称,由于担心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再次当选可能会影响当前韩美日同盟进程,韩日两国已提前开始准备。

  有分析指出,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或对半岛局势紧张造成一定影响。对此,詹德斌认为,美国两党就朝鲜半岛政策和美日韩同盟政策的分歧较大。因此,朝鲜方面可能将美国总统选举视为一次改变现状的机会。

  新华社报道指出,从历史经验看,美国大选年往往就是半岛局势动荡年,朝鲜以韩国而非美国为敌,是对尹锡悦政府对美政策的警告。在美国大选年、韩国地方选举年的复杂背景下,朝鲜又一次在尝试定义游戏规则。

  此外,韩国也将在今年4月举行第22届国会议员选举。对于尹锡悦政府而言,此次选举是一次“中期考核”,特别是在当前韩国国会“朝小野大”的格局下,尹锡悦所在的执政党夺回国会控制权意愿强烈,预计将同在野党展开激烈博弈。

  韩国国会选举是否也对朝鲜半岛局势的走向产生作用?詹德斌表示,从韩国政局的运行逻辑看,选举或更多关注民生议题而非朝韩关系等外部议题,韩国各派政治力量炒作朝韩关系的意愿可能并不强烈。

  詹德斌介绍,在当前韩国保守力量执政,且朝韩关系已然十分紧张的背景下,韩国各派政治力量缺乏继续炒作朝韩关系议题的动机。此外,由于韩国朝野两大党派日前都出现分裂局面,新出现的多股政治势力将给权力格局带来多大影响,这成为韩国政坛当前最受关注的议题。

  “在当前韩国复杂的政局下,韩国执政党为赢得选举,需要更多关注民生议题,向公众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与之相比,朝韩关系实际并非选举期间的核心变量。”詹德斌说。(南方日报)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