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森谈要素市场化改革:这是最关键、最基础的任务

发布时间:2024-04-20 03:24:22 来源: sp20240420

   中新网 12月8日电 题:彭森谈要素市场化改革:这是最关键、最基础的任务

   中新网 记者

  “新一轮改革能否在要素市场化改革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和进展,关系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成败。”

  在7日举行的第十二届南方智库论坛暨“改革开放与中国式现代化”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彭森表示,中国经济要实现高质量增长,必须向改革要动力,用市场化改革的办法破解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而新一轮改革必须以要素市场化改革为重点。

图为彭森在第十二届南方智库论坛暨“改革开放与中国式现代化”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图为彭森在第十二届南方智库论坛暨“改革开放与中国式现代化”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改革,仍是关键一招

  改革开放,这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

  今年正逢改革开放45周年,在以高质量发展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新坐标上,中国如何继续“吃改革饭、走开放路”,备受瞩目。

  “中国改革特别是市场化改革仍将是我们奋进新时代、开启新征程,推动中国经济加速复苏、稳定增长的关键一招。”彭森说。

  彭森表示,当前,世界经济和贸易增速低速下行,在此背景下,中国经济承压前行,从中央到地方一系列拼经济、稳增长、稳就业、防风险、提信心的宏观政策措施密集出台,推动经济回升向好的政策已经开始显效。

  “短期可以靠宏观政策‘组合拳’解决一些问题,逐步走出困境。但从中长期看,要实现高质量增长,我们必须向改革要动力。”彭森说。

  10年前,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拉开了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大幕,10年后,对于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彭森认为有几个“重点”需要把握:在全面深化改革各项任务中,坚持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在经济体制改革中,坚持以市场化改革为重点;在推进市场化改革中,坚持以产权制度改革、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以及市场体系中的基础性制度改革为重点。

  最关键性、最基础性的任务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97%以上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由市场定价,然而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进程落后于商品和服务市场领域,市场分割、地方保护等现象仍然突出。

  “不论是从问题导向还是目标导向来确定改革任务,要素市场化改革,都是市场化改革最关键性、最基础性的任务。”彭森说。

  如专家所言,近年来,《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等,中央层面的重磅文件接连出台,深化改革、破篱除障的顶层设计不断完善。

  彭森表示,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核心任务是针对要素市场体系不完善、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范围有限的现实,加快将一些领域中的要素配置尽快由非市场决定转向市场决定。

  “真正放开各类要素市场,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各类要素的价格由市场决定,保证各类要素充分的流动性和竞争性,全面提升要素配置效率,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分类施策与有的放矢

  那么,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这五大要素市场的改革突破点在哪里?在专家看来,注重分类施策和有的放矢,十分重要。

  对于要素市场化改革应达到的政策目标,彭森认为,一是实现要素价格市场决定,二是实现要素自主有序流动,三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四是确立并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五是实现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具体来看:

  土地要素市场化改革方面,重点是坚决打破城乡二元体制对土地要素市场化的制度障碍,充分发挥市场在土地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快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劳动力要素市场化改革方面,重点是坚决突破户籍、所有制等身份差异对劳动力要素自由流动、市场化配置的制度障碍,着力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激发人才创新创业活力。

  资本要素市场化改革方面,重点是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改革方向,加快建立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深化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股票发行注册制。

  技术要素市场化改革方面,重点是最大限度地减少政府对技术要素的配置与干预,激发市场主体特别是民营经济的科技创新活力。

  数据要素市场化改革方面,重点是通过积极完善数据要素的产权制度,推进数据要素的确权、定价、流通、交易的标准化、市场化进程,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

  鼓励地方敢试、敢闯、敢为

  中国的改革,历来注重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对于当前的要素市场化改革,同样如此。

  彭森表示,当前,要素市场化改革可以通过综合授权改革试点的方式,利用局部突破带动全局突围。

  “综合授权改革试点是在中央改革顶层设计和战略部署下,以清单式批量报批的方式推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

  彭森介绍,综合授权改革试点就是按照法定程序、通过立法机关“授权试点”方式,为突破“无人区”“深水区”重大体制机制问题的改革提供法律依据。经过适当程序,涉及法律的,经过全国人大进行审批授权;涉及国务院一些权责或国务院规章制度的,由国务院进行授权。

  通过这种清单式、批量式的申请和授权,把解决一些重大体制机制问题需要的权力真正交给试点地区,试点地区将具有全面的责任和全面的改革自主权。

  “试点先行是重大改革全面推进的一般规律的基本特点。近年来,中央在推进改革方式方面进行了新的探索和调整,鼓励地方进行差别化改革,鼓励地方敢试、敢闯、敢为,通过综合授权、先行先试,以局部突破带动整体突围。”彭森说。(完)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