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数字原住民”,学校如何回归“主阵地”?

发布时间:2024-03-03 01:32:55 来源: sp20240303

  “同学们觉得自己依赖网络吗?”“你觉得互联网对你好的影响多,还是坏的影响多?”“如果你在网上发现了不良信息和有害信息该怎么办?”……近日,“e起首护 法润童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普法进校园活动分别走进北京市西城区奋斗小学、北京市第十四中学,从日常生活出发,向同学们抛出一个个小问题进行互动,以案释法、以案普法,引导同学们提升自身网络素养,抵制和防范违法犯罪侵害。

  在当今网络环境下,谁来保护“少年的他”?我国首部专门性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综合立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近日公布,并将于2024年1月1日正式实施,着眼于支持未成年人科学、文明、安全、合理用网,加强对未成年人网络使用的监管和保护力度。

  学校是履行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职责的重要主体之一。新形势下,学校应承担起哪些职责?网络素养教育具体如何开展?有哪些经验和挑战?对此,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多所中小学校,并采访了相关专家。

  学校是网络素养提升主阵地

  “青少年已成‘数字原住民’,网络对他们来说就像水和空气一样成为常态,他们对互联网技术的掌控能力甚至已经超越上一代,数字素养已经成为每个青少年必需的基本素养。”北京市第十四中学副校长张运玺指出。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32亿,其中未成年网民已达1.83亿,未成年群体互联网普及率为94.9%,远高于成年群体互联网普及率。

  是否懂得网络的基本使用技能和技术应用?对网络信息如何判断与评价?能否保护自身网络安全和隐私信息?能否做到有效、自控、不沉迷?能否坚守道德底线、遵守网络规范?如何利用好网络促进自我发展?……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梳理网络素养涵盖的内容。

  基于团队连续多年的大规模样本测量,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主任方增泉提出了衡量“青少年网络素养的六个维度”:上网注意力管理能力、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能力、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能力、网络印象管理能力、网络安全与隐私保护能力、网络价值认知和行为能力。

  方增泉团队发布的《青少年网络素养绿皮书报告(2023)》显示,影响青少年网络素养的因素包括个人属性、家庭属性和学校属性。从学校属性看,青少年在课程中的收获程度、与同学们讨论网络内容和频率、上课使用手机的频率都对青少年网络素养有显著的影响。

  基于此,方增泉建议,要构建网络教育体系,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要贯通形成阶梯式培养。校内要完善网络课程的设置,开设独立式、融入式的课程。

  广州市未成年人网络生态治理基地主任、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媒介与教育工委会常务副主任张海波以广东省地方课程教材《网络素养》实施为例,对网络素养概念做出解读。他认为,通过教学实践,网络素养应该包括三个方面:知识、技能和价值观。价值观应该体现在具体行为习惯中,即安全、健康和文明法治的上网行为。“《条例》充分抓住了现在网络时代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的关键点,保护并提升网络素养的基础在于教育。”张海波说道。

  “在网络素养等方面一定要打好基础。”北京市东城区黑芝麻胡同小学信息中心主任郝君认为,学校应担负起的责任是,面向普通青少年做网络素养的普及教育,目标是让每个孩子在网络面前形成正确的是非观,在融入网络生活过程中坚持基本的原则和底线。

  “我认为学校教育是最关键的,学校是教育的主阵地,要大力推动网络素养教育真正走进学校,走进课堂,这不能是‘一阵风’。”张海波说道。

  搭建课内外网络教育体系

  今年10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游森表示,教育部将根据《条例》要求,进一步加强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将网络素养教育纳入学校素质教育内容;立足课堂育人主渠道,落实中小学思政(道德与法治)、信息科技等课程要求,推动网络素养与相关课程有机融合。

  事实上,在国家课程标准中,已将相关内容纳入。2022年3月,教育部修订印发《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学科课程标准(2022版)》。其中,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课程中有专门的篇章,要求学生学习基本的网络道德规范,做到文明上网,辨别媒体中的不良信息,了解网络环境中如何保护未成年人隐私等合法权益。信息科技课程在义务教育阶段3至8年级独立设置,课时占比1%—3%,包括信息交流与分享、信息隐私与安全、互联网应用与创新等内容模块。

  普通高中思想政治课程包括高中学生如何利用互联网、网络管理者与使用者的基本道德规范;信息技术课程内容包括数据与计算、信息系统与社会等必修模块与网络基础、数据管理与分析等选择性必修模块,以及算法初步、移动应用设计等选修模块。

  “新课标执行后,信息技术学科变为信息科技学科,原来更多是技术层面的教育,现在更多是思维、素养的教育。”郝君说道。

  教育部先后印发《中小学生守则》《中小学德育工作指南》等,教育引导学生正确对待网络虚拟世界,打造清朗的校园网络文化。推动各地通过国旗下讲话、班团队会、心理辅导、校规校纪等多种形式加强教育引导,让学生科学理性对待并合理使用手机,提高学生信息素养和自我管理能力。

  郝君告诉记者,北京市、东城区在每年网络安全宣传周期间,都有很多网络素养教育的资源提供给学生,形式多样,包括海报、视频短剧、漫画等,学生喜闻乐见,让人耳目一新。

  “今年开学第一课,我们的主题就是守护网络安全,共建网络文明。孩子们刚刚从小学进入初中阶段,拥有了一定自主性,接触网络的机会更多了,然而他们的辨识能力还不足,这个阶段更加需要网络素养教育。”张运玺说道。

  除道德与法治课和信息科技课外,北京市西城区奋斗小学的六大少年学院中,有一个“互联网+”学院,中高年级的孩子们会走进该学院,接受包括网络素养等方面的培养。学院不定期邀请专家进校,用专题讲座的形式与孩子们进行交流。

  北京市西城区奋斗小学德育副主任王俊杰告诉记者,将以《条例》出台为契机,后续将调动多方渠道和资源,通过课堂教学、主题班队会、专题教育等多种形式,持续开展网络素养教育。

  网络素养教育内容须与时俱进

  根据《条例》,教育部门应当指导、支持学校开展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围绕网络道德意识形成、网络法治观念培养、网络使用能力建设、人身财产安全保护等,培育未成年人网络安全意识、文明素养、行为习惯和防护技能。

  方增泉指出,网络素养教育核心理念是“赋权、赋能和赋义”,赋权就是给予青少年网络权利,赋能是建构青少年网络能力体系,赋义就是对青少年进行网络价值观教育。

  “首先要学历史,懂网络,让学生充分了解和全面掌握网络时代科技的基本历史发展知识,学习如何在网络上趋利避害、善用科技打下基础;其次,讲功能,用网络,要全面了解网络的各种功能应用,从而懂得网络生活中的利与弊,用‘辩证’的思维方式看待科技对人的影响。第三,去行动,做好网民。要引导学生在进行网络参与中,集中发挥法律的规范作用,重视发挥道德的自律引导作用。”张海波认为,教学层面要在上述三方面实现提升。

  “媒介素养教育也是一种道德教育,是为了让公众知晓并遵循信息传播过程中的相关规范,更好地处理自己与媒体的关系。”张海波强调。

  新课标实施后,黑芝麻胡同小学提出了跨学科教学,即信息科技课程与道法课程联动,两个科目的老师一起备课,共同解决关于学生网络素养教育中遇到的问题,“不是单纯的知识累加,而是真正的相互融入。”郝君说道。

  他举例称,在信息科技课上,老师在教学过程中经常使用的控制学生终端的软件,学生很容易在网上找到破解方法,从而摆脱控制,有机会上网“干别的”。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郝君指出,阻止批评学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这时就会请道法老师一起研究,不仅告诉学生“这样不对”,而且要告诉他们“为什么不对”。道法老师对行为规范、思想品德等内容把握更深入,会联系现实中的法律法规或规章制度,把这个问题从学校场景转移到社会场景做类比,并且告知他们这样做的后果,让学生真正理解这种行为不当的原因。

  如何抵御不良信息和有害信息?“我们在教育过程中会和孩子解释一些信息或者内容为什么不适合他们接触,帮助他们形成正确的是非观,提升辨识力。”郝君告诉记者,“越不解释清楚,在网络环境下,学生出于好奇越容易想其他办法自己去琢磨,他们通过其他渠道获取的信息反而没有安全保障。”

  黑芝麻胡同小学还特别强调让孩子们辩证看待问题,除了“不信谣,不传谣”,不轻信、不跟风之外,会让他们了解表象和背后的事实可能并不一致,例如“广告中一杯美味的咖啡,上面的泡沫可能是加了洗衣粉才拍出来的”,但也要防止他们对所有事物形成刻板偏见,这其中的尺度是需要拿捏的。

  另一个重点是防骗防盗和个人隐私信息保护。郝君举例称,不明邮箱的链接、陌生手机短信的链接别打开,微信不要轻易加陌生人,不要扫描不明二维码,不要轻信“免费送”说辞、不要轻易刷脸……“我们会跟学生讲解二维码到底是什么以及生成的逻辑,跟学生讲人脸识别背后的原理,学生理解之后再遇到问题,可以靠知识储备去做出判断。”

  网络素养教育更需要与时俱进。为了主动适应新形势、转变教学思维方式,两年前,黑芝麻胡同小学推出了《人工智能》校本课程,并在东城区教研员的指导下,参与编制了《人工智能》课程教学用书,内容也涉及网络安全。

  “比如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物联网,家里的智能窗帘、音箱、扫地机器人等,都可能存在网络安全隐患,只要把终端破解了,就能控制这些智能设备。我们也要教育学生不要去破解别人家的设备,否则就会触犯法律。新兴的大模型技术慢慢进入我们的生活,也会让学生们正确看待和使用大模型工具。”郝君说道。

  配套资源、教师培训学校需要更多支撑

  有没有课程大纲、教材?有没有足够专业的师资?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持?……这些都是学校在落实网络素养教育实施中难以避开的问题。

  “很多教师跟不上网络原住民的成长,在网络技能方面,孩子的能力甚至有可能领先于家长和老师,老师如果不及时自我提升,很难提高学生的网络素养。”张海波认为,网络素养课程的建设应该做到四有,即“有教材”“有培训”“有课时”“有教研”。有教材内容,但一线老师没有掌握网络素养教育的理念和方法就很难落实。他建议,教育部要制定评测标准和指标,围绕教材形成教研体系,推动老师不断更新教学方法。

  “信息科技课程教师的教研一定要跟上。”郝君分享了东城区较为完善的教研和师训体系:“每隔一周区里都会组织大型教研活动,信息科技教师共同听一节课、评一节课,了解新的知识和做法;隔周还会组织师训,邀请专家进行培训。在师训和教研周中还会穿插学区教研活动,学区内几个学校老师凑在一起共同研究一个问题,分享自己的经验。”

  同时他指出,在学习开展网络素养教育过程中,配套设施还有待完善。“例如,人工智能教学中开源硬件的挑战,目前从理念和具体操作上,几乎没有特别适合学校教学使用、青少年学习使用的开源硬件。”

  王俊杰建议,可以增加资源建设。“孩子们这个年龄段比较喜欢动态的、卡通动画形式的视频内容;此外可以参考此前的普法互动宣传站,设计一些可以让孩子们触手可及的、能够动手操作的资源设施,让孩子们在互动中学习相关知识,提升参与积极性。”

  张运玺则强调了学校网络安全建设的重要性。据悉,十四中专门成立了网络安全领导小组,校长、书记挂帅,成员包括所有副校级干部和信息技术老师,定期研判学校网络安全,遇到问题随时沟通,学校网络建立了多道防火墙并定期更新、杀毒,为学生提供一个安全的网络环境。

  除学校外,家庭教育也是青少年网络素养教育当中的重要角色,而家校共育则显得格外迫切。教育部等13部门印发《关于健全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机制的意见》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建立网上家长学校,积极开发提供家庭教育指导资源,并指导家长提升网络素养,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用网习惯”。

  “很多家长在这方面也是迷茫的。”郝君介绍,在家校合作方面,黑芝麻胡同小学时常会邀请教育心理学专家参与家长会,开设小型的家长课堂。此外他提出,“我们通常认为是父母影响孩子,但是我们把孩子教好,孩子回家后能不能反过来影响父母呢?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目前在学校手机管理方面,家长们都是积极配合的。我们希望在网络素养方面,家长也要为孩子们做好示范。”张运玺告诉记者,学校少先队大队近期计划向学生和家长发出倡议书,提醒家长从教育引导、以身作则、注重陪伴、疏导心理等方面,配合学校做好网络素养教育工作,更好地发挥家校协同育人作用。

  新京报记者 冯琪 刘洋 【编辑:卞立群】